運動防護領域的工作倦怠與過勞: Burnout in Athletic Training Profession

過去常聽見運動防護相關科系的畢業生,在畢業後,因為職缺僧多粥少,常見到畢業即失業被迫轉職的現象。近年來,台灣運動防護工作機會滿地開花,我自己許多同學與上下幾屆的學長姐弟妹們,成為了乘風上陣的第一波 AT,幾年耕耘下來,也默默成為了目前運動防護領域中流砥柱的青中生代。

這 30 至 40 歲的年齡區間,理應是承接產業發展前進重任的 AT 們,也正面臨著 20 幾歲剛畢業的大學生們沒有的壓力。傳統運動防護領域的工作性質伴隨而來的職業倦怠 (burnout)、生理與心理上的耗損、專業缺乏應有的肯定與尊重、和薪資不成比例的工時等等,都再再的考驗著必須將人生規劃納入考量的青中生代 AT 們。許多轉職的選擇,也無奈的在這時出現。

這讓我想起一個大學時的故事,那時對運動防護領域工作現況懵懂的我,和多數大學即將畢業的學生一樣,對於接下來該踏入職場,什麼工作場域,還是繼續升學有些遲疑。問了指導老師當時的 AT 工作現狀後,驚呼「這樣要怎麼有家庭生活呀?」(Sorry, it’s all I care about at that time!)

老師就無奈的說,你看你那些在線上的學長姐要不就單身,不然就是成家後很難繼續留在這個領域。

這樣的「現實」,不僅是台灣年輕人普遍遇到的難題,在工作性質特殊的 AT 領域,更是艱鉅。

當然這個故事的時代背景與現況有些距離了,但觀察身邊進入這個世代的朋友後,因為上面提到的職業倦怠、生理與心理上的耗損、專業缺乏應有的肯定與尊重、和薪資不成比例的工時等難題所苦的並不少見,不諱言,這也成為 AT 朋友間久久一次聚會時話題的主軸。這些難題在時代的推進下,依舊是讓青中生代頭痛,甚至是讓大學生與剛拿到證照的新手 AT 們遲疑是否要投入運動防護領域的阻力。

前陣子在「靠北 AT」上,有人提到這個領域怎麼沒有職業工會?目前台灣 AT 領域尚未有工會的原因很多,有興趣的人可以移駕到那篇文章下討論。但這也讓我認真思考,若是真的有工會,要如何改善防護領域大家在工作上遇到的問題呢?實際上是什麼因素需要解決?加上自己目前負責帶大四 AT 學生的實習課,協助學生備戰證照考試和為進入未來職場做準備,醞釀許久,因而催生出今天的文章。

可惜我還找不到目前台灣運動防護工作職業倦怠與過勞的資料,就拿美國的研究資料分享給各位。Wait! 先別戰美國跟台灣不一樣,繼續看下去,或許你會意外的發現兩個國家的 AT 會遇到的挑戰的相似之處。

解決問題前,得先找到症頭,方能對症下藥,不妨參考看看這篇整理了美國 51 篇與 AT 職業倦怠相關研究的系統性回顧 (systematic review)。

解決問題前,得先找到症頭,方能對症下藥!

這篇由 Oglesby, Gallucci, & Wynveen (2020) 今年四月發表的系統性回顧,整理了 51 篇與 AT 職業倦怠相關研究。在分享他們的發現前,先來看看「倦怠」,或有人會翻譯成「過勞」的定義,與其對生理、心裡、行為與照護品質的影響。

倦怠 (burnout) 的定義

Burnout 是個綜合型的症候群,包含的面向有情緒疲乏 (emotional exhaustion)、自我感消失或失去現實感的患者人格解離 (depersonalization of patients) 和成就感低落 (decreased perception of personal accomplishment),也常同時伴隨有工作表現下降出現。

倦怠 (burnout) 可能帶來的問題

  • 生理層面:疲勞、易受感染傾襲(生病)、持續性頭痛、消化問題與失眠等。
  • 性格層面:個性改變,例如原本是外向的人突然內向,不喜與人相處等,反之亦然。也可能出現憤怒、挫折感,和具有極度焦慮及恐懼特性思考方式的偏執狂 (paranoia) 現象。研究顯示受 burnout 所苦的 AT 們表示,他們出現有易怒與憂鬱等情緒症狀。
  • 行為層面:工作表現下降、藥物或飲酒等物質濫用 (substance use)。特別是對工作表現的影響,可能會導致運動員照護品質下降,這是最不願見到的。
Photo by cottonbro on Pexels.com

Burnout 的高風險族群

我特別想把這個提出來,因為許多人會有個迷思,認為會受倦怠與過勞所苦的人,一定是那些不願意吃苦和愛抱怨的草梅族。但其實正好相反,反倒是那些表現優異,願意投入超過期待的時間與精力的人,因為持續的奉獻,使他們更容易進入 burnout 的狀態。

表現優異,願意投入超過期待的時間與精力的人,因為持續的奉獻,使他們更容易進入 burnout 的狀態。

回到 Oglesby, Gallucci, & Wynveen (2020) 系統性回顧的結果,發現:

  • 運動防護領域各個族群,包含「臨床 AT、AT 學生、研究生助理 AT 和 AT 科系的教職員」等,都有 burnout 的狀況。
  • 導致 AT burnout 的因素包含有
    • 工作與生活,或工作與家庭的衝突 (work-life or work-family conflict)。
    • 角色緊張 (role strain) ,因為社會上對同一社會位置的不同需求與預期所造成的困境,比方說對女性照顧家庭的期待等。
    • 系統性的因素,例如低薪資、高工時、和體育領域很棘手的「政治角力與官僚文化」問題等。

上述因素,可能可以解釋為什麼美國 AT 領域 30 歲以後的工作人口銳減的原因。而其中不少也是台灣的 AT 領域,想要改善人才流失必須正視與解決的問題。

AT 職業倦怠與過勞和工作上會遇到的種種挑戰,在台灣的 AT 夥伴間已有許多討論,但是不諱言,以不帶批判角度的態度,正視與深究這些導致職業倦怠,讓人身心俱疲、生活品質下降的挑戰,仍有很多進步空間。但,唯獨有找到癥結點,才可能進入下一步,尋求有效的解決方案,讓想將這份職業當作一生志業的 AT 夥伴,創造更友善的職場環境。

想以這篇文章起個頭,希望可以引起一些有共鳴的夥伴,一起討論這個人人都可能遇到的重要議題。

這篇篇系統性回顧還有許多有趣的發現,比方說

  • 分析導致女性和男性 AT 職業倦怠與過勞因素的差異
  • Burnout 對組成家庭與小孩選擇的影響
  • 臨床 AT、AT 學生、研究生助理 AT 和 AT 科系的教職員等,不同族群面臨的挑戰
  • 目前有什麼建議方案,可改善 AT 職業倦怠與過勞等

篇幅太長,留待下一篇與各位分享。

Journal of Athletic Training 也有一個 podcast 分享這篇研究,等不及下一篇文的不妨先聽聽~


參考資料:

Oglesby, L. W., Gallucci, A. R., & Wynveen, C. J. (2020). Athletic Trainer Burnout: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Journal of Athletic Training55(4), 416-430.

圖片來源:

https://www.managedhealthcareexecutive.com/view/burnout-work-who-updates-guideline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