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腦震盪的臨床評估工具 – Sport Concussion Assessment Tool 5 (SCAT5)

今天想跟大家介紹幾個臨床上常見的腦震盪檢測方式,會詳盡說明幾項不管在哪一比賽層級,運動傷害防護員、隊醫以及相關醫療人員用來檢測的SOP,礙於篇幅,本篇會先介紹經濟實惠的腦盪傷害評估工具第五版(sport Concussion Assessment Tool 5 , SCAT5)

另外關於腦震盪的處理原則,有興趣的運動防護同好們也可以參考美國運動傷害防護協會立場聲明:競技運動場上的腦震盪處理-1美國運動傷害防護協會立場聲明:競技運動場上的腦震盪處理-2 ,裡面有統整由美國運動傷害防護協會(National Athletic Trainers’ Association)提出的指導方針,我十分推薦大家閱讀,這邊就不加以贅述。

Photo by Patrick Case on Pexels.com

Sport Concussion Assessment Tool 5 (SCAT5), 運動腦震盪傷害評估工具 第五版

原本表定今年十月,在法國舉辦第六屆國際腦震盪研討會 ( The 6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oncussion in sport),由於疫情的關係,順延到2021年。所以今天會以2016年,柏林舉辦的第五屆研討會,所更新的版本跟大家討論。

SCAT5這套評估工具是由,來自世界各地與腦震盪相關或是腦神經科學方面的專家學者們,經過每四年一次的討論、修訂而來的一套對於腦震盪評估的流程1。它的便利性在於資料上取得方便(網路上都查得到),操作不受場地侷限,也不需要花預算,決大部份的檢測內容只需要紙跟筆就可以完成。

接下來會將裡面的檢測內容,一一跟大家介紹,以及如何使用,最後會附上檢測的影片,希望能幫助到大家。以下的部分,會建議閱讀的時候,配合上面的連結找到 SCAT5 一起看會更容易了解文字內容。

SCAT5 操作不受場地侷限,也不需要花預算,決大部份的檢測內容只需要紙跟筆就可以完成。

傷害當下的場邊檢測 (Immediate Or On-Field Assessment

第一個部份,提供給大家一個清單,用來快速分辨受傷的個案是否為危險個案。裡面內容包含疑似腦損傷的臨床表徵 (Red Flags, Observable Signs)、記憶檢測 (Memory Assessment Maddocks Questions )還有葛氏昏迷指數,換句話說要先釐清是否可能有比腦震盪更危險的傷害,比方說外力造成的頭頸部骨折,或是腦溢血。其中符合任一 ”Red Flags, Observable Signs”表徵的個案(下圖),都應當立刻停止比賽,並交由受過腦震盪相關訓練的醫師或是醫護人員評估,當然嚴重的情況需要盡快送醫。

其中符合任一 ”Red Flags, Observable Signs”表徵的個案(下圖),都應當立刻停止比賽,並交由受過腦震盪相關訓練的醫師或是醫護人員評估,當然嚴重的情況需要盡快送醫。

場下的評估 (Office or Off-Field Assessment)

當我們確定不是危險個案後,但懷疑是腦震盪時,記得腦震盪的處理原則:如果懷疑就先讓選手停下比賽。運動員疑似有腦震盪,何時該停止運動? 選手下場後,場邊如果有受過腦震盪相關訓練的醫師,應交由專業的醫師判斷是否為腦震盪。另一方面,如果現場沒有醫師或相關醫護人員,可以接著SCAT5後續的場下評估,場地允許會選擇在自己球隊休息的空間,或是比賽單位有安排相關的防護室。

記得腦震盪的處理原則:如果懷疑就先讓選手停下比賽。

延伸閱讀: 運動員疑似有腦震盪,何時該停止運動?

對懷疑的個案作腦震盪檢測。首先對受傷的個案作簡易的運動傷害史跟紀錄當下受傷的機轉。隨後會由受傷的個案填寫症狀表格 (Symptoms evaluation) (下圖),有些文獻會用不同的說法像是GSC2 ( Graded symptom checklist)或是 PCSS3 (Post-concussion symptom scale)。

其中裡面有裡面有22項臨床徵狀,每一項值0-6分 (總分: 0-132),分數越高代表症狀越嚴重。

認知功能檢測 (Cognitive screening)

Standardized Assessment of Concussion (SAC)(下圖),這一面像的檢測大多在評估認知功能,包括時間面向的問題(Orientation)、短期記憶 (Immediate memory)、跟專注力 (Concentration)以及延遲回憶 (delayed recall)。時間面向的問題: 五個跟生活、時間相關的問題,每一題1分,加總為0-5分。

短期記憶

隨機機選擇一組五個單字或者十個單字來檢測,每一個單字都是由五個英文字母組成的,目前這部分還沒有中文的版本可供大家使用,上課時我也曾詢問授課老師的意見,其實每一組字的挑選是經過音節以及字面上不同的意義所篩選的,目前臨床上對於使用中文的大家可能不是很方便。另外實習上,我還沒遇過有人檢測記憶十個單字,原因我想就算是平常健康的人要一下記住十個單字都是不太可能的。檢測過程就是讓受測者複誦 (不限順序)聽到的單字三次,每一次都要重新唸一遍所選的那組單字。

評分方式為一個單字1分,如果選五個單字一組的話,加總為 0-15分。

專注力:

  1. 數字倒敘 (Digits Backyards):受測者將聽到的數字順序,以倒敘的方式唸回給檢測者。由最簡易的三個數字至多到六個數字。在每一個階段中如果唸錯,正下方有另一組同一階段的數字,給受測者第二次機會。如果第二次還是錯,就不用檢測下一個階段的數字。總共四階段,一階段為1分總分為 0-4分。
  2. 月份倒敘 (Months In Reverse Oder):受測者將月份倒數回來,從十二月一直到一月,全對給1分。 加總下來0-5分。月份倒敘的這項檢測,比較英文跟中文的難易程度,對於使用中文的我們就相對容易很多。

延遲回憶:讓受試者唸出,一開始短期記憶檢測中,複誦的五個單字。

SAC 總分0-30分,分數越高認知功能狀況越好

*短期記憶跟延遲回憶檢測的時間至少要間隔五分鐘

神經學檢查 (Neurological screening)

這邊的五個小檢測,主要片辨別出受測者是否因為傷害機轉而產生,頸部相關的神經學症狀(麻、刺痛、感覺異常)、關節活動度異常以及讓檢測受測者維持腳跟碰腳尖(Tandem Gait) 姿勢的狀況,來評估平衡與協調性。

* Tandem Gait站立的方式是非慣用腳在後  (腳尖),慣用腳在前 (腳跟)

  1. 神經學檢查,應區分選手是否因舊有的傷害或是其他狀況造成的神經學症狀,而不是因為這次的受傷。如果在先前的檢測中,選手已經在抱怨神經學症狀,我們應該要審慎評估是否需要送醫交給專科的醫師處理,或是評估後認為可以繼續場下的檢測,但要隨時注意狀況是否更加嚴重。
  2. 改良版平衡姿勢檢測 (Modified Balance Error Score System testing, mBESS)- 一般的BESS有包含二個站立的平面(實心地板、泡沫墊),三個站立姿勢(雙腳併攏、非慣用腳單腳站、腳跟碰腳尖)。總共有六次檢測,一次二十秒,檢測者要記錄受測者這期間失去平衡幾次,一次記1分,且一次檢測(二十秒內)最多只能失去平衡十次,超過一樣算十次(10分)。

BESS總分0-60分,分數越高,表示姿勢控制越差。mBESS只需要測泡沫墊的情況就可以了, 所以總分是0-30分

決定(decision)

目前能夠診斷腦震盪的醫護人員,美國立法上,都是由有運動醫學背景與受過腦震盪訓練的醫師 (隊醫或是轉介的醫師) 所做的決定。他們擁有決定受傷的個案是否有腦震盪,診斷後的衛教,以及如果對象是學生,可以建議學校提供協助 (Academic accommodation),例如:是否應該給予病假,延遲作業繳交期限,或是考試期間給予更多時間完成…….等。運動傷害防護員的職責,主要還是First responder ,辨認使否是危險的狀況與提供受傷的個案 (選手)後續轉介給醫師治療。

個人觀點

有看過上一篇 運動員致命的殺手:二度撞擊症候群的大家也知道,美國對於腦震盪相關的傷害,是積極立法來保護青少年或是小孩參與運動競技相關的活動。在學校,學生在參與運動競技賽事或是練習前,除了普遍的身體檢查以外運動訓練前的身體檢查,你做了嗎?(1),也必須在接受腦震盪的季前檢測(Baseline Assessment)。有鑒於每個人對於症狀的感受度不同以及過去傷病史,擁有一個基準值來比較個人受傷前後的表現,是主要醫師判斷的依據。雖然台灣目前還沒有對於腦震盪相關的立法,但是我認為擁有這些季前的檢測,是非常有助於台灣醫師診斷的,而且這些資料也有助於將來如果遇到醫療糾紛時,都是佐證醫療處置是否洽當的證據。

那今天如果無法取得受傷個案的季前檢測呢?比方說:客場比賽,或是大會防護員沒有選手資料的情況,這時就必須要仰賴受傷機制 (Mechanism of injury),過去是否有過腦震盪(Previous injury),以及臨床症狀(Clinical manifestation),來判別可不可能有沒有腦震盪,之後就交給專業的醫師判斷。

SCAT5的使用,以我個人的經驗分享給大家,可能不包括所有人的臨床經驗與各個學校制定的方針。在大專院校的比賽,決大部分的時候在運動場上,都是由運動傷害防護員做檢測,隨後回報給隊醫。如果是主場比賽,也許當天或是隔一天一早,就可以給隊醫評估,隨後在門診再檢測一次。換作是客場比賽很多時候,會請對方主場的醫師幫忙看診,或是情況允許回學校再給隊醫評估。高中以下(包含高中),除了美式足球比賽,很多時候現場都不會有隊醫,所以對於腦震盪的診斷,大多是由運動傷害防護員作完評估後,通知選手家長,由他們決定學生後續的處理(因為個人醫療保險的問題,這邊不贅述)。之後會聯絡學校合作的醫師預約看診時間。另外不管哪個層級的學生運動員,每天都必須到學校的防護室給運動傷害防護員追蹤,直到醫師開立回場的許可。

不好意思這篇文章又不小心篇幅過長XD,本來想要分享更多腦震盪的檢測方式,我會在下一篇跟大家說明因此如果篇幅允許,我會放一些常見的 Q&A,希望能回答大家的可能有的疑問。

作者:

周宗燁 TsungYeh Chou
博士生 University of Delaware 運動力學與動作學系
Research Coordinator for NCAA-DoD CARE consortium

編修:黃昱倫 Yu-Lun (Anita) Huang

參考資料

1.        McCrory P, Meeuwisse W, Dvořák J, et al. Consensus statement on concussion in sport—the 5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oncussion in sport held in Berlin, October 2016. Br J Sports Med. 2017;51(11):838-847. doi:10.1136/bjsports-2017-097699

2.        McCrea M, Guskiewicz KM, Marshall SW, et al. Acute Effects and Recovery Time Following. J Am Med Assoc. 2003;290(19):2556-2563. doi:10.1001/jama.290.19.2556

3.        Lovell MR. ImPACT 2007 (6.0) clinical interpretation manual. Pittsburgh: ImPACT Applications. 2007.

2 comments

  1. […] 繼上次跟大家介紹 SCAT5 這項在各個競技比賽層級廣泛使用的腦震盪評估工具後運動腦震盪的臨床評估工具 – Sport Concussion Assessment Tool 5 (SCAT5),這次,想跟大家在介紹另外幾項運動腦震盪常見的評估方式。和上次一樣,在講解下方會附上檢測的介紹影片。最後的部分想放上一些常見問題,希望能或多或少能幫忙解答各位臨床工作者的疑惑,如果有其他問題,也歡迎來信討論。 […]

  2. […] 繼上次跟大家介紹 SCAT5 這項在各個競技比賽層級廣泛使用的腦震盪評估工具後運動腦震盪的臨床評估工具 – Sport Concussion Assessment Tool 5 (SCAT5),這次,想跟大家介紹另外幾項運動腦震盪常見的評估方式。和上次一樣,在講解下方會附上檢測的介紹影片。最後的部分想放上一些常見問題,希望能或多或少能幫忙解答各位臨床工作者的疑惑,如果有其他問題,也歡迎來信討論。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