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護工作下的親密關係 – 顏秀如

Feat. 一如反掌&運動傷害防護站

作者:運動防護員 顏秀如
編修:黃昱倫 Yu-Lun (Anita) Huang

標籤一下自己


我是顏秀如,是一位運動防護員,從事防護工作約莫15年,曾與掌一哥一起在台灣師大防護室服務,爾後在台灣WSBL國泰女籃隊從事防護工作,後來西進中國WCBA廣東女籃闖蕩。

除了防護工作,我也已步入婚姻十年,有兩個可愛的小孩,一位固定式先生。因考量需兼顧家庭,暫離球隊的隨隊防護。因為熱愛自己的工作,還是摸索出一些可以延續的方式,例如中華隊短期隨隊,在經過家庭友善的運動團隊的同意下,可帶著孩子一起參與;或是利用自由運動防護員工作室的方式,以接個案的方式執行,延續熱愛的防護事業之餘,也能兼顧到可愛的家眷們!

 

男性與女性在防護工作上的有差異嗎?


我們的王百川老師說:「不管今天我們處理的對象是誰,心態最重要,如果你的心是對的,別人也會感受出來;如果心態不太對,選手也會感受到不舒服,不管是同性或異性的運動員都是。」

自己過去服務的對象大部分是女性運動員,所以我有許多機會去摸索、嘗試與同性別的運動員共事的界線。不管是傷害的處理或是文化的適應,逐漸掌握在這個領域內與服務同性別運動員的眉角。後來參與男性運動員,只是在原來的鍋子裡再加上一點味道,差異並不會太大,也可以更冷靜去觀察需要注意的細節。我認為不管是服務同性或異性的對象,最重要是「尊重」,懂得尊重彼此,就會帶領我們找到接觸分寸拿捏的平衡點。

不管今天我們處理的對象是誰,心態最重要,如果你的心是對的,別人也會感受出來;如果心態不太對,選手也會感受到不舒服,不管是同性或異性的運動員都是。

-王百川老師

 

曾經對這個職業倦怠或過勞過嗎?因為什麼因素、自己如何解決?


確實曾經非常倦怠與過勞,過去的工作早上五點半要起床,6點準時晨操,開始前要貼紮、帶操… 晚上大多需要忙到十一、二點才能回家。若球員半夜生病,接到電話也要隨時出門,這樣幾乎是24小時待命的工作的確相當不容易。

當然白天沒有訓練時,有可以休息的空檔,但也可能要帶選手就醫,或其他球隊交辦事項;另外,因為需要跟著球隊的行程走,不太會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放假,通常會在放假前幾天收到通知,因此,很難有有太多與朋友家人的約定跟社交。這也導致跟朋友間的距離逐漸疏遠,聯繫越來越少。

有了家庭後,家人開始感到相處的機會越來越少,這也促使我開始思考我的人生真正想要什麼?是否應該取捨呢?我很感謝自己的另外一半,很幸運在這些闖蕩與摸索的路途中,有他一直靜靜的等待。像是生日時,他精心準備了下班後的行程。最後卻因為球員臨時有狀況,必須著手處理而無法準時下班,當我半夜終於回到家,他說:「沒關係,我們出門喝一碗熱湯吧,表示慶祝。」雖然是自己的生日,但我很不捨他不間斷的期待與等待。這些工作與家庭間的拉扯,是防護員的生活日常。

掌一哥在我進球隊前就跟我說:「你其實可以為自己設定一個目標、一個時間,進去後想要完成什麼,你知道多久後你可以離開,那麼這個過程中若遇到困難,就會思考我的目標達到了嗎」

掌一哥的話給我許多支持,因為我清楚知道自己在這個階段期望累積什麼,也知道自己倒數,在達到設定的目標後,就可以往下一個階段邁進。用這樣的心態,當我面對眼前的困難時,就會感到輕鬆許多。

我也會想到我先生告訴過我:「在團隊裡總會遇到許多的難題,遇到不開心的事要想辦法去解決,而且要想很多辦法、各種可以解決的途徑,這個辦法不行就換下一個,真的都無法解決時,你要知道還有最後一條路是『放下』」。當心裡找到一個出口時,就會發現眼前困難其實沒有很難,當我先生告訴我,其實你是有離開球隊這個選項時,我卻發現我根本不想離開,梳理好思緒後我就更能勇敢去面對工作上的挑戰。

目前為止,我從沒後悔過去那段非常辛苦的時光,因為曾經很努力、盡力嘗試,在這個有很好資源與機會的環境下,交錯出無數非常有價值的經驗,成為支持我面對更多更遠的未來的重要的滋養。

另外一個點,在隨後的旅外防護工作中,我發現自己喜歡服務台灣的選手,一直佩服台灣的選手在這麼小的台灣、資源這樣有限的狀態下,還能站上國際的舞台發光,是非常值得尊敬。如果自己可以貢獻微薄的專業協助,會很希望可以貢獻給有需要的人,幫助他們繼續完成夢想。在很多選擇上,只要目標確定,就不會感到有太多割捨,因為我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麼。

防護員要成家立業的困難點是什麼?如何克服?


對我來說成家立業,「收入」是一個重要考量的點。我的先生是公務人員,至少有一份穩定的收入,我們的生活不至於會餓死,但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就在於我還能為這個家庭帶來多少額外的收入。

另一個更有趣的點是,親戚朋友們怎麼看待我的工作,願意給我足夠的支持與尊重嗎?我很幸運,先生跟我的公婆都很尊重我,不只是嘴巴講講,他們願意放手讓我去做我喜歡的事,也包括我結婚了以後,還是到中國去工作。因為他們說:「如果這是你真的很想做的事,那就去做吧,做完就會回來了」。

家人覺得不需要綁住我,來符合這個角色的無形框架,我非常感謝他們給予我很足夠的尊重。而再更遠一點的親戚是不是真的尊重,或許有或許沒有,但我也不在意,因為他們的眼光與期待並不影響我的生活。當完成心中的夢以後,我也很願意盡力去做一個他們期待中的媳婦、太太,願意為了孩子給予更多個時間去陪伴,因為他們也給予我許多空間。

回到台灣後,也曾經想過到學校單位工作,可以有穩定個薪水、固定的上班時間,可以獲得別人給自己心目中「正當工作」這一個欄位蓋一個章。我曾經嘗試過,但心裡還是會有聲音,更想要實現自己,不只是想要一份工作一份薪水,想要用自己喜歡的樣子實現「運動防護工作」。

你有多少的時間可以陪伴孩子?我的想法是:「我陪伴孩子之外,我還有多少時間可以去工作,我會非常珍惜。」我找到了一個平衡的方式,有時間陪伴孩子,但也有時間做我喜歡的「運動防護工作」,這是平衡兩者的的方法與哲學。

我們在婚姻裡面經過最困難的事?


面對運動防護的工作,通常必須付出很多的心力,全時段的非常認真與專注。因此在家庭裡,很難有更多的耐心與心思。常常覺得如果有時間,我很喜歡在家裡清潔整理,終於可以為了這個家做一些讓家庭成員感到舒適整齊的事情。但這些簡單的願望在防護員工作上,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因為大部分的心思耗費在思考,等等面對球員要做什麼、還有哪些未完成事的先後順序安排、晚上訓練後還有哪些等,很難真正保留精力思考家庭生活的安排。

只是剛好遇到一位不太抱怨的伴侶,但若今天面對的是自己的孩子,他們可能無法無限的包容,或許他們最期待的是媽媽專心陪他們吃頓飯、專心跟他說話、或是問他今天學校好玩嗎?我想這是這個工作比較困難的地方。

在自己婚姻當中遇到最困難的題是「生孩子」,我們有很長一段時間無法成功受孕、或順利孕育出孩子。原因可能來自過去的高壓的防護工作習慣,帶領生活或思考方式會一直聚焦在等等還有無止盡的事要趕快解決,忘記如何活在當下。當然非常感謝家人們在孕育下一代上,沒有給我任何壓力,也因為他們給我很大的寬容來實現自己,我堅持著做些努力讓他們也有享受孩子的幸福機會;最後最感謝的是老天爺願意送給我們兩個這麼棒的禮物,健康可愛的孩子們。

Summery – 運動防護工作與家庭的平衡


回過頭再想,我依然沒有後悔從事這個工作,獲得如此豐盛的經歷。

上述提到的許多工作與家庭的拉扯,讓我學到,任何挑戰歷經的過程,重要的是想辦法解決眼前的困難。當我決定要生孩子時,因為工作上已經達到設定目標,就可安心的先放下所有的工作,專心去準備。也因為在工作的每個階段都沒有後悔過我沒做的事,現在的我,也不想在適合孕育下一代時不夠認真。

不管是工作或婚姻都會遇到許多挫折,只是有沒有鎖定想做的事,全心全意去解決,如果真的還是無法完成,那我們也有收穫,至少可以知道這件事真的不適合我們,足矣,這就是最大的收穫!

Podcast:EP.16 防護工作下的悄悄話 – 第一彈、性別議題( feat. 黃昱倫Anita)

延伸閱讀:

運動防護領域的工作倦怠與過勞: Burnout in Athletic Training Profession

燃燒殆盡的守護者 —  淺談運動防護員職業過勞 – 運動防護專業知識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